监管否定,数据收紧,想拿了牌照就“躺着收钱”的征信业到了最艰难的时刻

文丨墨菲


征信行业,恐怕到了最为艰难的时刻。


前有监管否定,后有数据收紧,现在据传又有了百度、360、小米入局的“信联”,野蛮生长了几年的征信、大数据行业,开始迎来第一波清洗。


一些公司陷入青黄不接,前后路断的绝境之中;而另一部分公司,开始在监管划定的跑道中,苦寻出路……


01行业地震


征信行业吭哧吭哧、埋头苦干了两年,却在一夜之间,努力归零。


今年4月,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管理局局长万存知突然宣布,“8家进行个人征信开业准备的机构,目前没有一家合格”。


大家望穿秋水,苦等了两年的个人征信牌照,等来的,是监管一剑封喉般的冰冷回复。


△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管理局局长万存知


正当行业陷入冰窖之中,征信行业的源头,也被切断。


5月,数据行业开始了大清洗。


一本财经曾独家报道,15家大数据公司被列入调查名单,其中几家估值都超几十亿,此次整治行动的规模,超乎所有人的想象,甚至会导致行业大洗牌。


5月初,最高人民法院通报了新的司法解释,明确:非法获取、出售或者提供个人信息五十条以上的,即构成犯罪。


“50条就可能入刑”,为了杀鸡儆猴,近日,某大公司的业务员因为泄露上千数据,而被判刑。


“很多大数据公司,贩卖数据的业务线,都在裁人”,据业内人士称,整个行业,风声鹤唳。


“现在征信公司面临双重压力,已经到了最困难的时候”,接近央行的知情人士郑庆鹏(化名)认为,“一方面,监管收紧,牌照遥遥无期,资本可能不会再投了,征信公司未来融资将出现问题;另一方面,数据掐断,公司正常的业务也受影响。”


“这实在是最艰难的时刻”,某征信公司的负责人称,很多数据接口被掐断,往外输出的征信产品,也全部停摆。


“现在就天天坐着干等,等待监管的最后一声令下,告诉我们到底该如何走”,负责人称。


和数据、征信公司有合作的公司,也如坐针毡,生怕早期的某项合作,触犯了禁令。


一大数据公司的合作方负责人得到数据清洗的消息后,赶紧联系法务,对之前合作,补签一些保密协议,免责条款;之后的每一个合同,每一个产品,都需要法务严加审核。


就在此时,突然曝出,据传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将牵头成立“信联”。


据称,信联包括的名单有:芝麻信用、腾讯征信、前海征信、考拉征信、鹏元征信以及百度、网易、360、小米、滴滴、开鑫金服、宜信等行业巨头。


信联,将成为征信行业最后的救命稻草吗?


02 推进困难


万存知曾表示,支持“很多有共同意向的机构联合起来,共同申办一个是可行的”。



这大概就是信联成立的初衷。


据郑庆鹏透露,“信联”其实早筹备了大半年,据传各家巨头都在成立协议上签了字。早期各家征信机构表现不佳,不仅没有达到监管要求,还出现个人信息泄漏,黑市交易泛滥等严重问题,牌照一直发不下来。


因此监管想牵头,重新扛起征信的大旗。


“信联迈出了联合持牌的第一步”,云蜂科技杨立恒认为,“大家把数据拿出来,共享,合法合规利用这些公开的数据,能够打破信息孤岛,这是一个好事。”


有媒体甚至认为,信联会是第一个拿到征信牌照的组织。


不过信联的后续推动,恐怕不会一帆风顺。


实际上,早在2013年、互联网金融元年时,央行牵头上海资信设立全国首个网络金融征信系统,当时被认为是“监管层为P2P接入央行征信系统所做的准备”,但效果并不理想。


在复盘“网络金融征信系统”,追究其发展不理想的原因是:P2P对共享自身数据,并不积极。


一方面,他们视自身的借贷数据是核心资产,压根不想共享;另一方面,也没有明确,在数据共享之后,我能得到什么好处?


据郑庆鹏透露,这次信联中的一家巨头CEO,曾在内部明确表示:“绝不把数据拱手相让。”


“他们的逻辑也可以理解,公司投入了几千万上亿的资金,建立的征信业务和核心资产,直接就共享了,难免会心中不顺”,郑庆鹏称。


另一个挑战是,即便平台愿意共享,如何保证共享数据的真实性?


民间也有一些数据共享的尝试,比如互联网金融领域的“黑名单”共享,能防范恶意欺诈,多头借贷问题。


但在实际操作中,有些平台会动歪脑经,在黑名单中,掺杂白名单,防止别家“抢客户”,最终导致整个数据被污染,黑名单效果大打折扣。


共享意愿如何解决,如何保证共享数据的真实可靠,都是信联需要面对的难题。


目前,信联还在筹备阶段,某宣布加入“信联”的互联网金融平台对一本财经表示,他们尚未接到任何具体操作的通知,数据共享工作的正式推动,恐怕还需要一段时间。


“对于民间独立征信机构而言,信联代表一种模式,但也带来了冲击”, 某资深征信业人士,市场化的征信机构如何做,还需要边走边看。


03行业洗牌


“对于主营业务是数据买卖的公司而言,生存压力越来越大。” 郑庆鹏预测,之前在业务中含有“征信”字样的50万公司,有三分之一,会在这波洗牌中死掉。


无疑,在双重冲击之下,征信和大数据行业,进入了洗牌期。


行业也就此告别了,早期的粗放式经营,转为精细化运营了——简单粗暴的数据买卖结束,要求更高的价值输出。



“数据行业本身也不能只局限于挖点数据、买卖数据这种比较初级的阶段,” 云蜂科技杨立恒认为,“如今监管态度,也迫使整个行业往更高级数据应用层方向发展,比如大数据风控,反欺诈领域。”


就此,行业必然出现马太效应——小的公司在竞争压力下被淘汰,大公司不断增强竞争力而得以存活。


“我们接到监管收紧,第一个反应,就是压力变的巨大。”某征信公司工作人员表示。


“模型迭代一次,就需要百万资金”,对于中小数据公司而言,他们渐渐难再负担。


尽管进入了洗牌期,但大多数业内人士认为,这对于重塑行业,却是难得的契机。


“如果没有监管,就会出现劣币驱逐良币”,算话征信CEO蒋庆军称。


近几年,一些数据公司,会在黑市买卖数据,可以用低廉几十倍的价格,拿到丰富数据。“和他们抢业务,老老实实从正规渠道拿数据的公司会很被动”,某数据服务机构高层表示。


监管出手就意味着,征信、大数据公司开始站在同一起跑线上,之前用各种手段抢跑的选手,甚至会被罚下场。


目前,监管已初见成效,数据市场混乱的现状,已经有了一定的遏制。


但对于征信机构而言,还需要进一步细节推动,比如到底哪些数据公司有资质买卖数据,“敏感信息”的边界在哪里,有了政府推动的征信组织,市场化征信机构要如何自处。


监管天平,依然会继续摇摆。


郑庆鹏依稀记得,征信行业最火热时候,大家削尖脑袋往里挤的各种姿态。


他见过一波波的“富二代”们,砸几千万、几个亿,“二话不说,就是干;我去劝,还嫌我烦,直接不搭理了”。


他们就想着拿了牌照,“躺着收钱”;但没想到,征信就是一个又苦又累,还需要长期投入付出的“半公益”行业。


昨天、今天、明天,你我都在不断的改变   

加入SiteServer,我们一起去探索未来! image.png


相关文章

Web hosting by Somee.com